• 追書
  • 捧場
  • 手機閱讀本書

    掃描二維碼,直接手機閱讀

第二十二章 圣墟道長

第二十二章圣虛道長

秦風追朝著黑影消失的地方追了過去,只見地上殘留了一些奇怪的黑色黏液,散發著濃郁的尸臭味,令人作嘔。

“那兒也有?!崩钫乐钢鴰拈T口說道。

這時,廁所里傳出“撲通”一聲怪響,兩人快速沖進廁所。

抬眼便見到雪白的馬桶上,一對小小的手印正印其上,馬桶里面也殘留著不少黑色黏液,不斷在水面上打轉。

“這是尸油?!”

“糟糕,還是讓這個小鬼跑了?!?/p>

李正道的臉有些凝重,從貼身口袋取出一張符印,貼在馬桶上面。

“它都跑了,你還貼這玩意兒有什么用?”秦風不解地問道。

“這個是定魂符,一但它從原路回來,碰到此符就動不了了?!?/p>

“你以為抓螃蟹啊,下個套就不用管了,明天過來看看它有沒有上套?你有沒有想過,它可以不用從這里回來啊,這下水系統連接著多少個馬桶……”

秦風各種腦補了小鬼,從馬桶中露出頭的場景。

有人按下了抽水按鈕,它在漩渦里掙扎了幾下,被沖回下水道。

再或者,剛好有人上大號,小鬼剛探出頭,迎接它的卻是一坨便便……

秦風想到這兒,忍不住暗笑了幾聲。

“它弄死了小橘的爸爸,供養者已死,沒有人供養它,它一定還會去找下一個?!崩钫烂掳?,表情很嚴肅?!爱斎?,如果它能找到一片養尸地,自己也能修煉?!?/p>

“這小鬼是如何供養的?”秦風回頭看了一眼那個小小的瓷壇,“這TM能放進去一個小孩?”

“這個鬼尸可不是一般的小孩子的尸體,要先將一個胎死腹中的嬰兒尸體從母體里取出?!?/p>

“然后將整個嬰尸浸泡在藥水之中,整整七七四十九天,此間要做法事和念咒,不得間斷。七七四十九天后,嬰尸就會干縮成手掌大小。供養者需每日晚上十二點整,滴血供養?!?/p>

“整個過程將會持續四十九天,中間不得間斷,否則就要前功盡棄。滿四十九天后,鬼嬰初成?!?/p>

“更重要的是,初成的鬼嬰怨氣極重,供養者需謹慎侍奉,否者鬼嬰反噬,會讓供養者生不如死?!崩钫罎M臉嚴肅地說道。

“聽起來還挺危險的?!鼻仫L心里盤算著,蘇萌算不算自己養的鬼?

這時,窗戶外面飛來一只小鳥雀,“嘰嘰喳喳”撲打著窗戶。

這只傻鳥,撞得羽毛亂飛了,還不死心。

李正道見了,趕緊開窗戶放小雀兒進來,它飛落在他的掌心之中。

秦風覺得意外的是,在小雀兒的脊背上,他居然看到一個一寸大小的紙人,生得有眉有眼,胖乎乎地十分可愛。

紙人有靈,感受到李正道的氣息,竟騰空而起,飛到李正道的耳邊,嘰里咕嚕說了一通。

李正道也是附耳細聽,還不住地點著頭。

如此詭異的一幕,瞬間吸引了秦風的注意力,他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見那紙人說完后,噗的一聲,化作無數塵煙,消失在兩人眼中。

“老李,這玩意兒真好玩,怎么弄的?”秦風興興致勃勃地問道,他也想要一只,剛辭啊那幕實在太過有趣了。

“咳咳,這個涉及到本門的一些秘辛,不大好外傳的?!崩钫揽嘈χ忉?,這小紙人看上去簡單,實則難以制成,以自己現在的功力,尚且維艱,更何況秦風呢。

“切,明明就是舍不得嘛,小爺還不稀罕呢?!鼻仫L撇撇嘴,給李正道豎了個中指。

“師父已經下山,中午就一起吃飯吧?順便讓你們認識認識?!币娛虑榻鉀Q完,李正道轉頭說道。

“師傅?可以啊?!鼻仫L應道。他對修道不感興趣,但是卻對修道之人十分感興趣。

在他印象里,多數是隱居在雨霧撩人的深山老林里,喝著山泉水,吃得自己澆灌出來的有機蔬菜。

早晨起來打打五行拳,品茗讀書。來了香客便吹吹牛,看看相。

閑來無事就下山走走,畫畫符,捉捉鬼。哦,對了,人家那叫下山歷練。

兩人跟在李正道后面,邊走邊發呆。

沒過一會兒,兩人就到了目的地:崔哥麻辣燙店。

“就是這家老店,味兒老正宗了。師父已經到了,我們也進去吧?!?/p>

“我沒見他給你打電話,你是怎么知道他已經到了的?”秦風一路上沒見李正道接過電話,不禁有些疑惑。

“我用手機定位的,師父一直對這家店情有獨鐘,每次下山總要來吸溜一碗?!?/p>

秦風:“……”

“師父!”李正道眼睛一亮,快速朝著一個獨坐一桌,端著大海碗大快朵頤,滿臉橫肉的中年男人走了過去。

什么?

他就是那個道長?!

說好的飄然若仙,鸞姿鳳態呢?

秦風只看得目瞪口呆,他印象中修道之人都極為愛惜自己的形象,無論是衣著還是飲食,必然是極為挑剔的。

可眼下這幕直接毀了他的三觀!

“小李子來啦,這家店也不地道了,里面的肉丸越來越小了。還不夠貧道塞牙縫?!?/p>

見人來了,這位道長才舍得將大臉盤從海碗上抬起。

滿臉的絡腮胡,齊耳的長發,竟和最近很火的面筋哥有幾分相似。

道長這時也看到秦風,一雙眼睛在蘇燦渾身上下打轉,滿臉的好奇。

他不會能看出我身上有鬼吧,秦風心中略微有些忐忑。

“這位小兄弟是?”

“回師父,這是我們警局的顧問,秦風?!?/p>

李正道拉開椅子,把還在發呆的秦風摁在椅子上。

一路走得急,口渴了半天了,加之道長形象和所想差距甚大,秦風也在不講究,端起桌子上,店主剛端來的茶水就喝。

“你好,貧道圣虛?!钡篱L向秦風伸出一只沾滿油的手。

“噗……”

秦風剛入口的熱茶噴在道長臉上來,臥槽,圣虛!這名字取得……實在是……妙!

“對不起,對不起,燙著舌頭了?!鼻仫L趕緊抽出幾張紙,幫道長擦臉。

“沒事兒,沒事兒……”

道長突然捉住秦風的手,胖手一翻,在他的脈搏上停留了幾秒。

“秦兄弟,我看你印堂發黑,雙目無神,想必是遇見什么不干凈的東西了吧……”

第二十二章

這種套路還是幾百年都不變啊,接下來是不是要出售靈符了?秦風在心里笑笑,沒有搭話。

“想必小哥是信不過貧道了,不過既然是我徒兒的同事,我自然有義務給你提個醒,你身上這只鬼,可不簡單啊……”

圣虛道長收回手,在長襟上蹭了蹭,從懷里掏出一張黃符,遞給秦風。

“午夜十二點,將這紙符燒了,放水中融化之后,服下。一切塵歸塵,土歸土,屬于哪里便回哪里去……”

果然,靈符出手了。秦風心里一笑,“敢問道長,此符要多少毛爹爹???”

“在山上五百一張,既然是熟人,就當貧道的見面禮了?!?/p>

“師父給的,就拿著吧,很靈的?!崩钫涝谂赃叴叽俚?。

這兩師徒果然同氣連枝,見面第一句話都不盡相同。

拿著就拿著吧,反正又不要錢。

“多謝道長!”秦風伸手接下,并道了一聲謝。

“師父,徒弟學藝不精,遇到厲鬼難以收服。那棟大廈四面都有比它高的樓房遮擋,常年不見陽光,實屬陰寒之地?!?/p>

我打聽過了,它是大屠殺時期留下的萬人坑,開發此地的時候,沒有請人超度過亡靈。這些枉死之人怨氣沖天,冤魂久久不散,其中一些更是吸收了日月精華和生人的陽氣,極有可能引發尸變?!?/p>

李正道想起自己查到的資料,臉色異常嚴肅。

“你說那張地煞乾坤符已經鎮壓不住了?確實不好對付?!笔ヌ摰篱L神色一正,不過旋即換了話鋒,“小兄弟吃過這里的胡辣湯嗎?很正宗,隨便點隨便點,我徒弟請客?!?/p>

這位圣虛道長倒也“爽快”,自己張羅,別人付錢,真是摳門到了極致。

但這胡辣湯還真心不錯,光是聞著就已感覺到干香撲鼻。

秦風昨晚就沒怎么吃東西,一大早又被叫去看死人,現在已經是饑腸轆轆了。

索性也沒有客氣,點了一碗胡辣湯外加一籠灌湯包。

吃完飯,圣墟道長提出想去大廈附近看看。秦風也想看看道長如何捉鬼,也就跟著去了。

到了地方發現外面圍著許多人,警戒線也被人拆除了。

怎么回事???秦風發現白潔也在人群中,就擠了進去。

秦風擠到白潔身后,拍拍她的肩膀,白潔轉身看見是他,微微一笑,露出一排貝殼般的皓齒。

白色雪紡襯衫略帶透感,甚至都能看清里面的白色文*。

下身肉粉色半身裙,勾勒出她緊致的翹臀。

裙子末端露出的一節粉白小腿,纖細柔美,令人浮想聯翩。

秦風赤果果的熱辣眼神,盯得白潔臉色微紅。

發現了自己的失態,秦風趕緊找了個話題,環節一下尷尬氣氛。

“這門禁是怎么回事???”

“開發商請來道士做法,不讓進去。就連地下室都封了,所有人只能從大樓的側門進入?!?/p>

白潔被人群擠地左右搖晃著,秦風趕忙用手扶住她。

秦風心想,原來開發商早就知道,這片地是養尸地。

卻沒有理會,依舊填坑蓋樓,現在出事了,才想到請道士做法。

李正道和圣虛道長也擠了過來,“走,我們進去吧?!?/p>

“有門禁,進不去?!?/p>

李正道亮出警官證,“有時候,這玩意兒還是蠻有用的?!辈⑹疽馑哺M去。

秦風轉身想和白潔道別,不想她的長發掛在他襯衫扣子上,怎么扯也扯不開。

看見李正道他們都在等秦風,白潔顯得有些著急了,只好拿出小剪刀,“咔嚓”一下剪去了這束長發。

人群一涌,將白潔擠出圈外,都沒有來得及說再見。

秦風看著胸口的長發,將它取下握在手中,頓覺手心一抹清涼柔滑之感。

幾人到時,電梯儼然被圍得水泄不通。

正中站著三個大腹便便之人,應該是樓盤的管事。

秦風望過去,發現電梯前面已經擺下一個祭壇,壇上香燭焚紙,一應俱全。

最前方站著一位身著黃色道袍的道長,他手持桃木劍,腳踩流云靴,好不氣派。舉手投足之間,倒有幾分飄飄欲仙的姿態。

“比腎虛道長牛掰多了?!鼻仫L心下想到。

“你們請這個道士花了多少錢?”秦風緩緩擠到一位領導跟前,用手肘捅了捅他,那人詫異地轉頭望向他。

“你是怎么進來的,保安!保安!”領導就像是遇刺受驚了的皇上,朝著門口喊了起來。

“別喊了,我們是警察,調查案子來的。你們大廈里不是死了一個人么……”

秦風用眼神,指了指身著制服的李正道。

“哦哦,誤會誤會……我們正在處理,這位道長在道上極為有名,光是出場就花二十萬?!?/p>

“一會兒還要挖地下室,不知道要損失多少。唉……當初這塊地報價特別低,還以為撿漏了呢。誰知道剛一開工,地面就塌陷了。里面全是白骨,我們費了好大勁,才將尸骨全部清理干凈?!?/p>

那管事苦笑著說道,很是無奈,這樓盤砸了很多錢進去,可是收益太少了。

秦風和負責人說著話的空檔,圣虛道長也沒有閑著,走到黃袍道長身后,仔細觀察了他和他的幾位弟子。

只見黃袍用白布沾上黃酒,將桃木劍擦拭了一番。又將一對紅燭點燃,又取九色鸞香插于香爐之上。

一時間,燭光迷離,青煙繚繞,漸漸有陰森的味道彌漫而出。

黃袍從懷中摸出一道靈符,展開來拋向空中,口中念念有詞。

只見那靈符停在半空之中,滴溜溜地旋轉不定,散發出淡黃色的光芒。

“啊呀?!敝車鷰兹饲椴蛔越捏@呼一聲,從未見過如此神奇詭異之事。

靈符開始黃袍對周圍的反應恍若未覺,他嘴角微微顫,念念有詞,不時用指甲挑起一撮朱砂,揮手置,那朱砂盡數落在靈符之上。

隨著道長的施發,那靈符漸漸響起陣陣凄慘嚎叫聲,駭得眾人連退數步。

一時間,此地陰氣森森。

黃袍又念了一句咒語,將大把的糯米拋灑在出事的電梯里,電梯里響起驚雷般的聲音,陣陣白煙從其中噴涌而出。

“斬!”

在眾人的目光中,黃袍一躍而起,沾了黃酒的桃木劍,徑直刺向半空中的靈符。

鮮紅的血漿,從靈符的缺口處噴了出來,此時,傳出的哀嚎聲更甚。響徹在空蕩的大廳里,令人不寒而栗。

黃袍橫眉一豎,將桃木劍向上甩出,靈符脫出,他揮舞著劍身,剎那間將靈符砍成碎片。

請記住本站:堅果看書

微信公眾號:堅果看書,公眾號搜索:堅果看書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女王之女王登陆 标准麻将免费下载 广东十一选五稳定计 手机麻将数额多少算赌博 上海十一选五今日开奖 一分钟赛车免费计划app 山东十一选 一本道宝月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号 广西11选5开奖走势 彩票开奖燕赵排列七 快速赛车 5分pk10计划是官方开奖吗 百搭圣甲虫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排列三走势综合版新彩票 极速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