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追書
  • 捧場
  • 手機閱讀本書

    掃描二維碼,直接手機閱讀

第二十九章 幽冥之鎖

??

只見一排排個頭有兩米多高,雕刻得活靈活現的木頭人,整齊的排列成方陣。

秦風大概數了一下,應該有二三十個一模一樣的木頭人。

“你們還記得地宮里面所繪的壁畫嗎?上面有畫這些木頭人,貌似是會動的……”黃袍刨刨頭上的土說道。

“只要我們不去招惹它們,應該沒事兒吧。它們現在貌似還在待機狀態。

我們盡量不要去碰任何東西,從他們中間穿過去就好?!鼻仫L的慫勁兒又上頭了。

這些木頭人有鼻子有眼有四肢,各個高大威猛,神態各異。

只是年代久遠,上面蛛網灰塵密布,但是絲毫擋不住它們散發出的強烈壓迫感。

秦風不敢亂看,跟在黃袍后面,穿行而過。

木頭人列隊后面是一個高臺,秦風率先爬了上去。

只見臺子上面有一口黑漆棺材,旁邊石槽里,則堆滿了金銀器皿。

其中還不乏奇異珍寶。一時間珠光寶氣,閃花人眼。

秦風從沒見過如此盛況,驚得眼珠子都快掉落下來了。

圣虛道長乃是修道之人,原本不該對這些身外之物感興趣。

此時也是一頭扎進錢堆里,眼中的興奮之色不言而喻。

“師父,淡定!發現的文物都是要交給國家的,不然就是私盜文物罪?!?/p>

李正道哭笑不得地看著,瘋狂將自己的口袋都裝滿的圣虛。

“真的嗎?”圣虛抬起頭,眼中盡是絕望。

李正道堅定地點點頭,“不過會給你一些獎勵?!?/p>

“多少獎勵???”圣虛的眼中又有了神采。

“兩百塊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“都TM別動,都是勞資的!”

緊跟在他們后面的黃袍和小胡子,不知道從什么時候摸了過來。

“我們只是進來救人的,寶物我們分文不??!”秦風身子一挺,字正腔圓地回答道。

“你們三個命大,居然讓你們活著到了這里,這里大概就是正主兒安息的地方了。

可惜了我的兩個兄弟,他們看不見這么多的寶貝了?!秉S袍說著,拐著腳向前挪了兩步。

“我猜的沒錯,你們果然就是一伙盜墓的?!笔ヌ搹慕疸y珠寶之中站起身來。

他口袋鼓鼓囊囊,其中一串珍珠掉落,“吧嗒”一聲,在空蕩的地宮之中異常清脆。

“你們不也是嗎?”黃袍指了指圣虛的衣袋。

真是“啪啪”打臉,秦風回頭白了圣虛一眼,丟份兒!

“聞見松節油的味道了嗎?”

黃袍成功轉移了話題,煽動著鼻翼使勁兒嗅著,他一邊嗅一邊走到高臺中間。

蹲下身子仔細查看了一下臺面,接著用火把在上面輕輕一燎。

“呼啦~”

隨著火焰從臺子上的小孔躥出,連帶著被引向兩邊。直到點燃了地宮頂部的火盆。

一瞬間,地宮被照的敞亮,秦風這才看清楚地宮全貌。

排列整齊的各色玉石嵌滿整個墻面,被火光一照,一時間流光溢彩,令人眼花繚亂。

木頭軍隊遠遠不止二三十個,站在高臺上望去,連帶旁邊的四個耳室,密密麻麻站滿了木頭人,簡直可以稱得上是千軍萬馬了。

黃袍涎笑著轉過身子,望著成堆的金銀珠寶,他恨不得打個飛的,把它們一股腦兒都搬回家去。

“發財了!”小胡子也丟掉手中的登山杖,朝著金山銀山撲了過去。

乘著黃袍和小胡子紙醉金迷之時,秦風和李正道他們四處尋找出口。

可是整個地宮都轉了一個遍,都沒有發現任何出口。

當秦風轉回到當初進來的密道口才發現,密道竟然合攏了!

怪不得他剛進來的時候,就發現密道越走越窄,沒想到密道本身居然是活的!

下完蛋了,地宮通道完全合攏了,怎么出去???

“我們在四周的耳室和墻壁上面仔細找找看,有什么暗道沒有?!鼻仫L轉身對李正道說道。

“墓主喜歡搞機關暗器,我想出口一定也是需要契機方可開啟?!蹦I虛一甩長發,摸摸肚皮。

秦風心想,僅靠自己和李正道師徒,肯定是找不到的。

黃袍雖然是個危險人物,但是他只是貪財。并且是他土夫子出身,想必在墓里的經驗比較豐富。

只要不與他爭奪寶物,他應該不會懷有殺人之心。

“你別光忙活著斂財,你倒是說說一會兒怎么出去!”秦風對著忙的不可開交的黃袍說道。

“你個小毛孩子,倒也提醒了老朽了?!?/p>

幾個人在那面鑲嵌著五彩玉石的墻壁上摸索著。

突然,摸到了一塊有些奇怪的玉石,它的形狀和周圍的不太相同,是八角形的。

輕輕摸著這塊玉石,又輕輕敲敲,“咚咚~”,貌似是中空的。

聞聲趕到,用匕首在玉石邊輕輕撬動。

“吧嗒~”玉石應聲而落,露出一個鎖孔。

鎖孔之上繪著一只眼睛,栩栩如生,就像是盯著人看似的,十分駭人。

“這鑰匙又要去何處尋得呢?”黃袍摸著下巴。

“剛才我們在寶藏里翻看了半天,多數是一些碟罐器皿。沒有類似于鑰匙之類的東西。你那邊有沒有發現?”黃袍轉向小胡子。

“沒有,你對古玩字畫這么了解,還當了這么多年土夫子,你問我!我一個大老粗,賣力氣的?!?/p>

小胡子斜眼一瞟,望見臺子上那具棺木?!皶粫谀抢锩??”他怒了怒嘴。

黃袍走上前去,摸了摸棺木。

“這是上好的陰沉木,而且是完整的樹芯整雕而成,十分罕見!

這么粗又完整的陰沉木至少生長了幾百年,又在海底掩埋了至少上千年?!?/p>

他又細細地查看了一圈之后,得出了結論。

“四周的縫隙都被蜂蠟所封,防水且萬年不腐。想必當時入殮的工藝,已經到達了登峰造極的程度?!?/p>

“打開是可以打開的,只是里面有沒有兇險之物就不得而知了?!?/p>

“你就別賣關子了,趕緊想辦法吧!”小胡子催促黃袍道。

“你們三個過去開棺!不然打爆他的頭!”黃袍掏出手槍指著離他最近的圣虛說道。

“哎,哎,有話好說嘛,別動不動就用槍指著別人,萬一走火了怎么辦?”

圣墟朝著李正道使了一個眼色,并把一張紫色靈符塞進他手里。

“又TM是我,我不是給你們當人肉盾牌就是擋槍子兒,憑什么???”秦風不干了,將撬棍往地上一丟。

“憑什么?就憑我有這玩意兒?!秉S袍得意地晃晃手中的槍。

李正道不露聲色地接過匕首,往棺材的縫隙里面插了一刀,意在試探,然后連忙閃開。

過了幾秒,從縫隙之中流出一些銀色的液體。

“不好,這是水銀,水銀不但有毒,而且還會揮發。古人用它對尸體進行防腐的?!?/p>

黃袍趕緊從背包拿出一個簡易的放毒面具,并丟了一個給小胡子。

“我來吧?!鼻仫L也想早點出去,他脫下外套弄濕了袖子,綁在口鼻上。無奈地拾起地上的撬棍,走向棺材另一頭。

兩個人使出全身的力氣撬動棺蓋,才撬起了一指寬的細縫。

“換一下位置吧?!鼻仫L感覺自己手臂和肩膀酸痛到抬不起來了。

兩人換了位置又繼續撬起來,終于在一聲“嘎嘎~”的聲音之后,終于將棺蓋掀到了一邊。

請記住本站:堅果看書

微信公眾號:堅果看書,公眾號搜索:堅果看書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女王之女王登陆 广东十一选五哪个平 云南十一选五开结果 呼和浩特站街女体验报告 北京pk10 云南快乐十分任二遗漏一定牛 河北排列七开奖结果 长江润发股票 重庆快乐十分钟开奖结果一定牛 运pk10玩法技巧5码 河北20选5 兰州小姐私人联系方式 北京赛车pk分析软件 广东快乐10分 辽宁麻将一头听 7乐彩开奖号码 安徽25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