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追書
  • 捧場
  • 手機閱讀本書

    掃描二維碼,直接手機閱讀

第三十六章 九陰拘魂陣

木人手臂重重擊打在墻壁之上,碎石塵土飛揚開來。秦風好不容易穩住身形,見它還要接著來,趕緊從手臂上奮力跳到它的脖頸之上。

李正道也掛了彩,被一個木頭人擊中,重重地摔在地上。

秦風跨坐在木人脖頸上,伸手向它額頭探去,木人開始晃動腦袋,他夠了半天都沒有抓住。

秦風已經摸到了木人額頭的東西,死死地握住不放。

木頭人似乎感應到自己的寶物要被秦風奪走,收回手臂,往自己的腦殼上方奮力擊去。

“秦風……危險!”

李正道不知道秦風要做什么,但是現在危機時刻,他必須想出辦法幫他一把。

他拾起地上撬棍,左躲右閃著不斷擊打著秦風胯*下木人的腿部關節。

木頭人本是堅韌無比,但是因為年代已經久遠,木質經過腐敗,就有些松軟了。

所以,在李正道不斷的擊打下,它終于從中間“咔嚓”斷為兩節,“轟隆”一聲響,木頭人龐大沉重的身軀終于轟然倒地。

“秦兄弟!”

李正道不顧蜂蛹而至的其他木頭人,連滾帶爬地朝著被殘臂壓在下面的秦風奔了過去。

“快把秦兄弟弄走,為師要澆煤油了!”圣墟在上面喊了一句。

李正道用肩膀用力抬著那根殘臂,臉繃得緊緊的。漲得通紅的面頰上掛著血跡,竟生出一絲悲壯之情。

身后的木頭人漸漸逼近,沖著李正道揮動起了拳頭。

一陣雨點般的煤油從天而降,“劈里啪啦”地落在一群群蜂擁而上的木頭人身上。

“快-閃-開!”

圣虛大吼一聲,把背包之中,原本是黃袍用來炸墓轉的土耗子,丟進了鐵鏈中間的巨大火盆里。

李正道一聲巨吼,使出全身力氣將斷臂移開,一把拽出下面的秦風,將他拖至角落。

與此同時,土耗子“叭”地炸開,將火盆炸翻了過去。

里面的松節油冒著竄天的火焰,翻滾著,朝下面的木頭人鋪天蓋地的澆了下去。

一時間火光躥天,四周和地宮的頂壁,都被照的通透,五彩玉石折射出七彩異光,好不絢爛。

周身是火的木頭人,冒著滾滾的濃煙,像一群無頭蒼蠅一般亂闖亂撞。

還沒有被燒著的木頭人被著火的木頭人一撞,也“呼”地點著了。就這樣,一傳十,十傳百。就像是應了一句老話,一“呼”百“應”。

李正道扶著秦風,艱難地挪到黃袍的尸首旁邊,撿起他掉落在旁邊的防毒面具,給秦風套在了頭上。

“兄弟,快去!”秦風醒了過來,趕緊把從木頭人額頭拔下的金燦燦的鑰匙舉到了他的面前。

圣虛此時也跳下了鐵鏈,濃煙滾滾,在上面雖然沒有木頭人的攻擊,這么濃列的煙,都快變成熏鴨了。

他捧著快要疼裂開的腹部,挪到了秦風和李正道旁邊。

“拿到鑰匙了!”李正道見圣墟過來

????圣虛一把奪過鑰匙,幾步走到之前發現的鎖孔旁邊,一下子就將鑰匙插入了鎖孔。

只聽“咯噠噠”幾聲脆響,齒輪開始轉動。面前的墻壁“咚”一聲沒入了高臺的表面,后面出現一個巨大的通道。

三人相互攙扶著離開了這道石門,任由里面的木人燒的“噼啪”作響,也不想回頭再多看一眼。

火光沖天,照得地道猶如白晝。與剛進來的暗道有所不同,這里似乎是給修繕陵墓的工匠進出的通道。

由墓磚砌成的墻壁上生著墨綠的苔蘚,斑斕的黑色墓磚向外滲著水,雖不是汩汩地流淌,也是更添了一份陰冷潮濕。

“我們這是要出去了?”秦風心里略感安慰,整個晚上都在這兒困著,又是大粽子又是癩蛤蟆的,別說白潔了,連一個能喘氣的都沒見著。

“為了幫你個臭小子泡妞,貧道差點兒連命都擱著兒了!”圣虛一邊撫著肚皮上的傷口,一邊朝前走著。

“你們不是講究什么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嗎?這是積德行善……”秦風用力拍著圣虛的膀子。

“滾一邊去,貧道乃是修道之人,又不是和尚,你TM搞清楚了再開口!”圣虛沒好氣的推了秦風一把。

“這里一定與外界相通,不然我們也不能活到現在,而且這些植物沒有空氣如何生長,前方一定有出口!”

走了沒多久,通道就到了頭,秦風沒有受傷,走得快,率先出了通道。

用手電筒四下一照,他立即驚訝地合不攏嘴。這TM是什么鬼地方,后花園嗎?假山魚池,石橋雨亭,怎得還載著一棵樹?等等,這樹好像不太對。

在這暗無天日的地宮里,生長著苔蘚已經是非常稀奇的了,居然栽著一棵巨大的柳樹。

柳樹有三層樓那么高,樹干粗壯,大概十個人手牽著手才能將其圍住。整個樹冠呈現黑色,奇怪的是一片樹葉也沒有,只有根根柳條低低地垂下。

樹冠上搭建著多個巨大的鳥巢,這個鳥巢不同于一般的鳥巢,這種鳥巢是旁邊開口的,里面黑黑漆漆一片,也不知道養的啥鳥。

秦風將手電照在那些鳥巢上面,這些鳥巢均由柳條纏繞而成,呈圓筒狀。牢牢地攀附在樹枝分叉處。

突然,巢內動了一下,整個巢穴撲梭梭地抖動著。秦風見狀,便走近一些想看個究竟。

“先別過去,我看這像有人設的一個局,你們看?!笔ヌ撘恢盖懊婕偕剿?。

“這怪石和這池水都冒著黑氣,池中有水,水色發黑且腥臭難忍。再看水中九個石墩,將此池水分割為九個區域。

這分明是按照九陰拘魂陣的擺法,石陣用的石料均是黑曜石,那是一種陰氣很重的石頭。

九陰拘魂陣的陣眼正是這棵柳樹,所有積聚起來的陰氣均被此樹吸收。再加上這棵樹本身也是陰氣極盛的柳樹,陰上加陰,兇得很?!?/p>

圣虛上前一步,“看這黑氣彌漫的程度,此陣恐怕已有上千年了。這個陣可以將生人困住,變為活死人。

三魂六魄不得出體外,入不了輪回,但是人卻已死,供布陣者修煉某種見不得人的邪術,或者煉制魁拔?!?/p>

“什么是魁拔?”秦風問道。

“僵尸的一種,反正比剛才那位還要厲害就對了?!崩钫涝谂赃叢遄斓?。

“嘁嘁喳喳……”

樹上發出一陣低聲的人語,三人頓生寒意,齊齊朝著樹上看去。

請記住本站:堅果看書

微信公眾號:堅果看書,公眾號搜索:堅果看書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女王之女王登陆 11选5浙江开奖结 3d开奖试机号今天 找番号网 浙江十一选五前三直遗漏一定牛 1分11选5app 3D彩吧图谜总汇全 天堂网2019手机版 青海11选5*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遗漏数 pk10开奖网 重庆快乐10分中奖助手 3d专家预测南方双彩 欧美av女皇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直 黑龙江22选5龙江风彩 酒色网黄色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