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追書
  • 捧場
  • 手機閱讀本書

    掃描二維碼,直接手機閱讀

第三十七章 乖,把舌頭伸出來

只見那從那抖動著的巢穴里,探出一個腦袋,上面是雪白稀疏的頭發,頭發下面是黑黢黢的頭皮。

它抬起頭來,露出整個面頰,另在場的秦風三人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。

只見它一對空蕩蕩的眼眶里有肥大的蛆蟲鉆進鉆出。臉上皮膚散布著一塊塊黑青色的尸斑,左臉的皮掉下來耷拉在嘴邊。

它的嘴里似乎含著什么東西,這東西將它的嘴巴撐圓了,幾近到了要裂開的程度。

突然,“咕咕”一聲輕響,它嘴里的東西開始扭動肥碩的身子,秦風這才看清,它口中叼著的,是一只渾身漆黑的蟲子。

蟲子的半只身子露在外面,時不時扭動一番,蟲身上滲出黑色黏液,“吧嗒吧嗒”往下滴。

“里面居然藏著一個人!我去,這巢穴怎么看,也放不進這么大一個人啊……”李正道瞪大眼睛,臉上無比吃驚。

“嘔……”秦風感覺自己的腸胃又開始翻騰起來,原本以為在暗道里面見到的死尸已經夠哥們歷練的了,結果這個簡直TM太難以接受了。

“咕咕……”

它嗓子里發出一聲低鳴,樹上的其他幾枚巢穴也相繼開始抖動,都鉆出一個個人頭來。

每個人嘴巴里面,都鉆著一只黑色蟲子,它們用一對空蕩蕩的眼眶盯著秦風他們看。

“草,這是要百鳥爭鳴是咋滴,圣虛,這是什么玩意兒???”

“這大概就是活死人吧,但是嘴巴里面叼著的大rou棒又是什么東西,就不得而知了?!笔ヌ撁菜剖莻€近視眼,瞇著眼睛看了好一會兒。

“咕咕咕咕……”

每個人頭都開始低鳴起來,嘴里的黑色蟲子扭動著身子,黏液就像口水一般滴落下來。

這TM感覺像是餓了很久看到食物時的景像??!秦風聽著這低鳴之聲,感到一陣毛骨悚然,雞皮疙瘩都生了出來。

他向著李正道靠了靠,圣虛雖然是最厲害的一個,但是受了重傷,現在就只有李正道沒有受傷。

一會兒這鬼東西要是突然發難,哥們怕是頂不住,還得仰仗著李正道啊。

“咕咕……”

巢中活死人發出的鳴叫聲更加響亮,簡直是震耳欲聾。

秦風用眼角余光瞟了一眼旁邊的李正道,他并沒有往后退,而是一步步地朝前走去。

“哎~你TM不要命啦,還往前走!”秦風伸手想要去拉他,他卻像是看不到秦風似的,自顧自朝著柳樹走去。

奇怪的是他的走路姿勢,身子向前傾斜而不倒,點著腳,鞋跟拖拉在腳后。頭部又向后仰著,手臂僵硬地垂在大*腿兩側,分毫不動。

不對,這丫眼神空洞,嘴巴里面一直念叨著同一句話,“小蕊……我來了……小蕊……我們再也不會分開……”

“正道,你怎么了?”秦風拉住他,他卻不理不睬,甩開秦風的手,直直地走到那棵柳樹下,就要往上爬。

“圣虛,你TM倒是管管啊,過去就爬樹,這是要鬧哪樣?圣虛……”

秦風轉頭看向圣虛,發現他雙瞳散發著藍色光芒,雙手結印。

“圣虛,你別嚇唬我,連你都著了道,哥們怎么辦???”

秦風著急上前去拉,可是圣虛此時的身子就像是長入泥土之中,身子沉重,死拽都不帶動的。

“他已然入定了,視聽官能已經關閉,你叫不動他的?!碧K萌的聲音響起,耳邊的“咕咕”聲才消退了一些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???”秦風心里感到奇怪,為什么李正道像是魔怔了一般,就連圣虛都變成了這個樣子。

“這是苗家一種蠱術,看見那條巨型黑蟲了嗎?只要讓它鉆進嘴巴里,人就會中蠱術,變成行尸走肉,也就是圣虛口中的活死人。

用活死人血肉養出的蠱蟲,吸收了大量的尸氣,變得龐大且毒性更強。而且也可以借助活死人的肉軀行動自如。

蠱蟲肉翼震動,發出“咕咕”地響聲,能使人產生幻覺,在幻象之中,中蠱術的人可以看見自己平身最想得到的東西。

蠱蟲沒有手足,無法行動,只能依靠制造幻像引生人上鉤,成為它的美食?!?/p>

眼看著李正道已經爬到樹的半中腰,眼睛看著離他最近的一只空巢,眼中流露著深深地渴望。

就連被粗糙的樹皮劃破了手掌都渾然不覺,像是一具沒有知覺的尸體。

空巢之中,探出一條潔白的如同蛤蜊身體一般柔軟的觸角,足足有半米之長。觸角拼命向外探著,尋找著李正道的氣息,像是在歡迎他入住巢中。

秦風看著這條白嫩玉足不禁咂咂舌,這么大一個家伙,從嘴巴里鉆進去,那不得在腹中盤幾個來回才只露出頭啊……

秦風耳邊的“咕咕”聲更響了,活死人口中的蠱蟲也扭動的更為頻繁。

李正道就像是打了雞血一般,雙手更為賣力的攀登起來。

還好樹干上到處都是蠱蟲的黏液,爬起來有些打滑,他不至于轉眼就爬進空巢喂蟲子。

“蘇萌,圣虛這個老頭就只顧著自己,這……這要怎么才能救老李???”秦風焦急地望著指甲都在往外滲血了還在奮力攀爬的李正道。

“圣虛剛才與白毛飛僵大斗一番,又受了傷,體力不支才會選擇入定避難。李正道執念太過深重,才會如此。

此蠱為尸蠱,解法到不是沒有,用朱砂混合雄黃,再啐上一口天師的舌*尖血。涂抹噴灑在中蠱的人身上,立即可解?!碧K萌篤定的回答道。

“這TM是在古墓中,讓勞資去哪里找這幾樣東西???”

秦風急得抓耳撓腮,甚至跑去搖晃圣虛,給了他幾個大耳巴,圣虛老臉微紅,但還是一點兒反應都沒有。

“你先冷靜下來,朱砂和雄黃是最常見的幾樣驅魔藥粉,你在圣虛身上找找,一定有!”蘇萌的軟言細語,讓火*燒*火*燎的秦風暫時平靜了下來。

他收拾好心情,將手伸進圣虛的戰術背心里面翻找著。

“朱砂粉是朱紅色,雄黃是姜黃*色?!鼻仫L在心里默默念著,手底下也不敢怠慢。

終于在一個暗袋里發現了之前在盜洞中,圣虛塞給他的那種麻紙包,打開一看果然是朱砂。

他心中一喜,很快又找出了雄黃。秦風將兩種藥粉調和之后,卻犯了難。

這圣虛此時牙關禁閉,秦風用手掰了幾次都無濟于事。

“圣虛乖,把舌頭伸出來,你TM就想著在和老妹親*嘴,快點!”秦風病急亂投醫,都開始胡說八道了。

秦風心急如焚,斜眼看看李正道,這龜兒子利索的很,都快要爬到蠱蟲跟前了!

請記住本站:堅果看書

微信公眾號:堅果看書,公眾號搜索:堅果看書

小提示:按 回車[Enter]鍵 返回章節目錄,按 ←鍵 返回上一頁, 按 →鍵 進入下一頁。
女王之女王登陆 nba比分直播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体彩 cba篮球即时比分直播 江苏七位数开奖查询 强暴黄色片 老十一选五玩法 3d周易独胆王预测 2007东京热part2 吉林十一选五遗漏数 p62中奖号码查询 足球比分吉利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特码料 排3走势图带连线 北京快中彩 广东快乐十分猫腻假 29选7开奖时间